少城文史
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博青羊 > 少城文史 > 详情
刘存厚公馆
发布时间:2020-11-04    浏览次数:15657    来源:青羊区政协
刘存厚公馆是典型旧时私家花园式院落,中西合璧风格,是民国时期独栋式建筑代表之一,具有较高的建筑研究价值。

位于西珠市街的百年老宅刘存厚公馆,于2011年被列入第一批成都市历史建筑重点保护名单位,是成都市首批挂牌保护、不得随意拆除的13处历史建筑之一。刘存厚公馆是典型旧时私家花园式院落,中西合璧风格,是民国时期独栋式建筑代表之一,具有较高的建筑研究价值。

                                         

闹市中的园林记忆

青羊区政协文化和文史委推送,选自《少城文史资料—建筑篇》专辑。图/文 费思道文化

【刘存厚其人】

刘存厚为民国陆军上将,川军领导人之一。1885年生于简阳兴隆场的一个富裕盐商家庭。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刘存厚留学日本。1908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毕业回国,任职于云南武备学堂,并加入中国同盟会,参与光复云南。1915年参加护国战争,任四川护国军总司令、肇庆军务院抚军。1917年后任四川督军。1923年后任川陕边防督办兼四川陆军检阅使。1927年后任国民党政府第二十三军军长。1933年在四川参加“围剿”中国工农红军。后长期在原籍寓居。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期,刘存厚在老同学阎锡山(时任国民党行政院长)的帮助下逃到台湾,任“总统府”国策顾问。1960年,刘存厚在台北病故,终年76岁。

刘存厚虽参与了辛亥革命,但并没有较高的历史评价。辛亥革命前后,刘存厚一贯反复无常,先归附蔡锷,后投降张勋、段祺瑞等,人们送外号“刘厚脸”。后来,孙中山派革命党人樊孔周到成都进行革命活动,被反动派暗杀于家中,全身中弹数十处。当时,有人推断系刘存厚所为。革命党人义愤填膺,编了一副对联,既是对革命烈士的悼念,又是对反动军阀的鞭挞。联云:樊孔周周身是孔;刘存厚厚脸犹存。刘存厚在与军阀争夺四川统治权、以及参与军阀混战的过程中,造成了数十年的政局动荡。他的部队在四川也是最旧式军队,一贯拥护北洋军阀。1921年开始斗争失利,因自居督军、扩充军队、倾心北庭、阻挠川省自治等罪名,遭到三军联合进攻,被迫下野,最后于1924年宣布撤销四川督军署,开始穷处川北,做起了十年的地方小军阀,直到1934年红四方面军攻下达县。在他统治达县时几无善政可言,残酷地搜刮人民。除国、省规定的税收外,他还私收税捐,名目繁多,并将田赋改为一年两征,民国22年时,已预征到民国140多年。人民在刘存厚统治下,生活十分痛苦,发生过数次农民起义。刘存厚多次残酷镇压共产党革命活动,对国民党在达县的组织活动,也同样进行压制。

【从北园到青旅】

在被蒋介石追究轻弃据点之责、罢免了本兼各职之后,刘存厚结束了自己的军事和政治生涯,用多年搜刮所得,在成都购置数十亩园林一处,修葺之后,名为“榆园”,闭门隐居16年。如今,被老成都们习惯称为“刘家花园”或“北园”的“榆园”,原貌早已不在。刘存厚公馆花园,大部分已经拆除,成了临时停车场。

而西珠市街的这座公馆,虽冠着刘存厚的大名,却不是其修建的,这座建筑也并不是刘存厚自己所住,而是作为他警卫所住的宿舍。刘存厚选择在北门居住,与其信佛有关。文殊院近在咫尺,方便进香。刘存厚逃往台湾后,刘宅的一部分被拆除,修建了幼儿园、文殊院社区办公用房等建筑。2003年,无人问津的刘存厚公馆突然开始变得客人络绎不绝。来自日本的植田麻纪和她新加坡丈夫沈观华在拉萨旅游时相识相恋,决定在成都开一家青年旅社。正在招租的刘存厚公馆吸引了夫妇二人。虽然房子陈旧,但宅院古朴雅致,尤其青砖木窗、檐木瓦顶,韵味悠远。同时拥抱园林,背靠文殊院。于是,2003年至2007年,刘存厚公馆就成为了观华青年旅舍的所在地。夫妇二人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对宅子进行了小心的装修,沈观华忙着办理营业执照,植田麻纪动手设计,很快就让宅院焕然一新。漆都是调成宅子原本的颜色粉刷,厨房、厕所也没建在房内,以防损伤宅子。各种肤色的游客因为喜欢上这里的青砖木窗、檐木瓦顶、透空回廊、荷塘水池、古树蔽日的浓郁中华文化氛围,而在此公馆常住。如今的小楼依然可以看见保存完好的木地板,以及被漆得黝黑的楼梯扶手。一楼走廊上至今还有沈观华夫妻细心绘制的周边地图,以及用不同语言写的各种爱心提示牌。因为楼梯是木质,他们还在墙上绘了一支硕大的鞋子,提醒驴友们上下楼时“请放轻你的脚步”。旅社被夫妇二人管理得井然有序、干净舒适,在驴友群体中有口皆碑,甚至闻名海外。最便宜的床位仅需25元,在水池边的躺椅上喝茶、看书、聊天,便可消磨整个下午。夫妻俩陆续投入了近百万,但旅社开办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直亏损。有朋友建议,把旅社改成麻将馆,可以多赚钱度过难关。但观华和植田顶住了压力。在赚钱和实现梦想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用沈观华在采访中的话说,他在新加坡不是有钱人,扎跟成都不是因为有钱,而是有梦。旅社在经营了四年后,这片土地被房地产开发集团买下准备改造,房东不再出租,旅社无奈只好进行搬迁。如今他们离开了成都,去日本京都开旅社,继续自己的青旅梦想。

【溯源领事署】

2005年,一位名叫塔玛拉·魏司的德国女士,为寻找她的祖父弗瑞兹·魏司百年前在中国生活过的住所而来到成都。她带来的大量珍贵的老照片,揭开了刘存厚公馆的另一段历史。刘存厚入住并进行扩建之前,这里是德国驻成都领事署所在地。上世纪初,弗瑞兹·魏司(1877-1955年)作为翻译及德国领事,在中国待了18年。1911年,他由德国驻重庆总领事馆派驻成都,偕妻子海德维希·魏司(1889-1975)沿长江来到中国的巴蜀之地,1911年正式担任德国驻成都领事,但那一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被推翻,魏司虽无法履职,但他和他的夫人还是因喜爱成都的风情,住到1914年才离开。1917年,中国加入协约国,所有在中国的德国人被迫撤离,其中当然包括魏司夫妇及他们在此出生的两个女儿。在成都居住期间,魏司夫妇除了处理公事、结交欧洲朋友和举办宴会外,还常到周边游玩,且常去今天汶川的草坡乡和威州镇周围打猎,并以此寓所为“据点”,边游历边拍摄,走遍了巴蜀大地的山山水水。魏司很善于与镇上或者村里的人们聊天,一旁的海德维希也很快学会了中文。他们在锦江的码头边感受城市的经济脉搏,也体会着成都的民俗风物。魏司甚至还在成都创办了一所德国学校,以促进文化交流。

据塔米拉·魏司回忆,晚年的祖母常在她耳边絮语:“我们住的领事馆是座典型的中式花园,简直是个艺术品。小小的假山中穿插着人工洞石和散步的小径。在这些小径的尽头,通常是一个圆形的月门,穿过这道门,你可以看到令人愉悦的景色:一个荷花池和凉亭。在那梦幻般的花园里,一年四季都盛开着各式各样的鲜花……”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