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城文史
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博青羊 > 少城文史 > 详情
我的姐姐
发布时间:2020-12-09    浏览次数:18527    来源:青羊区政协
作者:万郁文 青羊区政协文化和文史委推送

我的姐姐万美娟,在抗美援朝的高潮中参军,是我家的骄傲。

1951年,我姐姐不到15岁,就读省女中初中二年级。她学习非常刻苦,是班上的好学生。可是,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改变了姐姐的去向。

  那一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在全国大地震响,全国全民总动员起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国内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掀起了参军的高潮,学校也不例外。我姐也和同学一起满腔热血地报了名。回家给父母一说,父母是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对新中国是积极拥护的,虽然心中万分不舍,但是唯有支持女儿的行动才能证明自己的爱国立场。

  很幸运的是,我姐他们班上,两位同学被批准入伍,一位是住在长顺下街,父亲是推豆腐卖的手工业者,名叫邱淑华,一位就是我姐。当时省女中有16名同学被批准参军,那时参军的全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干部学校,是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参战输送兵员的。她们的参军,意味着这批学生即将离开家乡,奔赴战场,等待她们的将是烽火和血腥。可是,当时在她们心中,没有一点忧愁和恐惧,心中都想的是保卫祖国,保卫家乡。

被批准入伍的同学,都集中在成都市将军衙门,每个人发了两套军装,开始了军旅生涯。1951726 日,四川省政府和成都市政府,在市政府礼堂,隆重举行了欢送大会,每个人发了一本笔记本。727日,市政府在人民公园召开大会,代表全市人民为所有参加抗美援朝军干校的同学举行欢送大会,四川省和成都市及各地市县学校1000多名被批准入伍的青年学生,聚集在人民公园的大坝内,小朋友载歌载舞、各界人士献花献词,热闹非凡。我姐被几个同学抬在肩上从将军衙门走到人民公园。欢送大会上,首先是市领导、军代表讲话,而后我父亲万友竹医师代表学生家长,在大会上作了热情洋溢地欢送祝福讲话。他一上台,说到:你们这一批中学生,虽然年龄小,正是读书长身体的时候,但是你们响应祖国的号召,不顾生死,投笔从戎,毅然上前线保家卫国,很了不起----- 

那时正是“抗美援朝”的高潮,前线急需医务人员和炮兵干部,欢送会后,留下了200多名学生,初中生去川西军区后勤部卫生学校学习,高中生进入铜梁炮兵学校学习。准备经过短期培训后,即奔赴朝鲜战场参战。其余的整装待发,即刻上了朝鲜前线。我姐被留下分派到卫校学习。

728日,川西军区后勤部卫校的领导,前来迎接我姐他们这批刚参军的军人。在领导的带领下,这批学员来到军营驻地,女同志住在宁夏街营房,男同志住在灯笼街营房,一个月后,全部同学住到北较场军区大院武担山背后的军营。这批学员在学校被编为二队,全部学习临床医学。原计划学习8个月结束,奔赴朝鲜战场,后因和平谈判,前线不急需医务人员,故学校的学制由预定的八个月,改为两年制。那时学校的教学医院在北校场的东北面,教学医院的前身是贺龙元帅领导的红二军团医疗队,先后改编为川西军区卫生学校教学医院、四川军区后勤部甲级陆军医院、西南军区第17陆军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 42陆军医院,19563月正式改编为成都军区总医院。1952年,川东军区、川南军区、川西军区、川北军区合并,成立四川省军区,司令员为贺炳炎、政治委员为李井泉,学校改为第三军医中学,1953年,学校与昆明第四军医中学合并,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学校。他们的课程分医疗全科、药科、护理、检验、理疗等等学科,有本校老师授课,也请有华西大学教授上课,教学非常扎实。

 据资料介绍:“19506月爆发了朝鲜战争,10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赴朝,与朝鲜并肩作战。我国在1950121日和1951624日两次号召青年学生参加军干校,第一次号召正值朝鲜战争第二次大战役进行之时,第二次号召是五次战役已经结束,710日开始开城和谈。”至于为什么已经开始和谈了还要招兵,当时中央考虑的是美帝野心不死,边打边谈是有可能的。果然,当年88日美军又发起了大规模的夏季攻势,而在19521014日又发生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而后又经过若干次战斗,到1953727日才在板门店签订了停战协议。所以我姐他们这批留下学习的军干校学员几次准备行囊,但最终没有开赴朝鲜。

 195410月,这批学员毕业。毕业以后,分配到各地的部队医院。大部分投入到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的工作中,还有的去了甘阿凉地区参加藏区平叛、民族改革解放奴隶。这也是很艰苦的战斗和工作。同姐姐一同参军的唐继学同学就是在50年代平叛中牺牲的,还有几个同学牺牲在剿匪的战斗中。在西藏中印反击战中,同学陈国宁英勇牺牲,他们虽然没有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但是为了保卫祖国保卫家乡,同样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大多数同学一直坚持在民族地区,吃了很多苦,经历了异常艰辛的军旅生涯。但是同学们都以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烈士为榜样,想想上甘岭战役,就什么困难都不怕,什么苦都能吃了。这批留下来的军干校学员虽然没有到朝鲜参战,但是同学们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都做出了优异的成绩,很多同学都立功受奖,获得先进、积极分子称号。

我姐毕业后先后在军区总医院、52.医院、53医院、西藏第3野战医院任军医工作。1957年底,我姐调到阿坝军分区53医院工作(地点在阿坝州刷金寺),当时正值平叛剿匪时期,过了刷金寺那边就是叛匪聚集的地方,每天有部队战士从前线受伤下来,轻伤就清创包扎,重伤有的急需抢救输血,医院没有血库存血,每次只要有需要输血的伤员,我姐挽起衣袖就献血,献了很多很多次,那时献了血也没有休息,也没有什么补养身体的,但是我姐毫无怨言,立誓把青春和热血献给祖国的国防事业。因为工作努力,不怕吃苦,事迹突出,多次被评为先进分子。

 1958年,全省要表彰一批妇女战线的先进积极份子。经过医院推选、后勤部推选送成都军区审定,我姐被评为四川省军区先进代表,参加四川省妇女代表大会。成都军区一共评出20多名代表,有的是做后勤保障的工作人员、有的是教学人员、有的是文工团员、只有我姐是来自边防、戴军衔的代表,当时她是少尉军官。

195811月, 我姐参加在成都军区北校场大礼堂隆重召开的四川省先进妇女代表大会。大会主要是表彰来自四川各地、各条战线、各民族、各阶层的先进妇女代表,彰显她们的先进事迹。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也出席大会。大会上,邓妈妈见到我姐很高兴,对我姐说:“非常高兴看见军队代表团的代表。”在会议休息时间,她拉着我姐的手:“来,我们一起照张像。”我姐就拉起身边一起参会的同事,黄妈妈站在中间,请记者拍下了这张合影。

  这张和黄妈妈的照片非常珍贵,照片穿军装的女解放军是我的姐姐,照片中间那位是抗美援朝的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有一对长辫子的那位是和我姐一同参会的代表。她是张永俊同志,195012月参军,当年13岁。19566月入党,参军后分配到川西军区卫生学校护科学习,1952年毕业。分配到川西军区教学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任外科任护士工作,因工作优秀,多次被评为总医院先进工作者。1956年曾评选上由成都军区组织的赴北京参加全军(解放军、志愿军)国庆观光代表团代表。

  那次会议过后,我姐受到极大的鼓舞,六十年代,她调到西藏第3野战医院任军医工作。医院地处少数民族边远地区,那里人员稀少、气候恶劣、条件艰苦。我姐除了在医院看门诊外,还要下连队,到边防部队巡回医疗。她常常冒着风雪翻山越岭到牧民帐篷里为老百姓看病。一年有半年时间和一个藏族女翻译到山南地区最边远、没有路、人烟稀少的乡、镇、村为藏族人民看病,宣传党的政策。吃的是臧粑、喝的是酥油茶,晚上就和衣躺在帐篷中间火塘旁,不敢熟睡,时时警惕有抢匪来袭击。只要听到帐篷外有动静,立即翻身掏出枪做好瞄准的准备。那一带的藏族百姓都称我姐是“马背上的金珠玛米”。

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日,我姐他们参军时的同学从全国四面八方来到成都相聚,大家有的是几十年不见面,要回忆的事太多太多,但是大家都觉得如果当时大家都去了朝鲜,今天肯定好多人都见不上面了。

这就是我的姐姐,我为她骄傲,为她点赞。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