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博青羊 > 文学作品 > 详情
与你相遇便难相忘
发布时间:2020-12-24    浏览次数:17448    来源:青羊区政协
  • 张伟

对于白衣,早有耳闻,也在朋友圈零散地见过照片,心向往之。白衣,就这样撩拨着我的欲望,勾连着我的心思,一直想去一亲她的芳泽,但终未成行。

近日,心愿终于达成。从游客中心进去,一条锗红色的大道在田野中鲜艳地铺开,两旁的芍药、薰衣草热热闹闹地开着。景区的设计和规划很有创意——游客不是一来就进入核心景区古镇,而是有一段相对的缓冲路程和时间,让你去整理思想和酝酿情绪,这倒是更能激起心底的期待。正如一个美食家等着即将上桌的美味,已经闻到了香味,那从嘴里分泌出的唾液是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了的。

古镇四面环山,白衣河从身边静静流过,她们几千年来一直就这样相依相偎,互不舍弃。山不高,说不上雄伟险峻,但山势柔和,曲线委婉,如小家碧玉,端庄秀丽。一阵春风拂面,也吹皱了河水,水波微兴,青山绿树倒影摇曳,如梦如幻。这景致,用“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白衣始建于秦汉,古为柳州。因河边有一巨柳,巨臂横伸,绵亘数丈,行人不假舟楫,借此便可直达对岸,柳州因此而得名。白衣的得名,则因为明末清初开始供奉白衣观音慈像,还因为一场自然灾害,清光绪年间白衣遭火焚,千年古镇毁于一炬,唯白衣观音庙幸存,世人称奇,故命名为“白衣”,俗称“白衣庵”。

古代交通不发达,重镇皆因便利的水运条件而兴,白衣也是如此。古镇有上下两个码头,足可见其当时之繁华盛况。独自来到码头,河面宽阔,没有船只,沉默的白衣河就着我孤单的身影。伸手入水,带着凉意,水面被手指划开,倏忽又归于平静。

但我知道,从前的白衣河绝不是这个样子,是热烈而有温度的——白天,河面百舟竞发,操着各地口音的商贾人来人往,忙着讨价还价;搬夫脚步匆匆,装船卸货,间或用衣袖擦一擦额上的汗水,码头上忙碌而有序。夜晚,舟船上灯火点点,人影幢幢。离家已久的船夫、押运货物的商号伙计,想到明天就能启程归家,马上就能见到父母妻儿,在睡梦中露出了笑容。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老街上,听着自己脚后跟叩击地面的跫音,清脆,回声悠长。古镇正在打造之中,没有多少商铺和住户,有几家卖白衣特色小吃——油炸鱼的摊贩,热情地招呼我们品尝。油炸鱼色泽金黄,入口香脆。我不知道在古镇最兴盛的时候,有没有这道名小吃,如果有,也当是各地商贾必买的吧,作为途中的干粮,佐以一壶老酒,那滋味,想想都惬意。

古镇文物众多,禹王宫、文昌宫、紫云宫、节孝牌坊、钱庄、太史第、戏楼……一一诉说着过往。老街清幽深邃,但遥想当年,这里就是繁华的所在。商铺林立,叫卖声此起彼伏,引车卖浆者穿行其间。柴米油盐酱醋茶、刚从白衣河里捕捞上来的鱼、布匹丝绸、镰刀斧头,商品琳琅满目,街道市井而喧嚣。禹王宫、紫云宫、文昌宫里香火不断,烟雾升腾。入夜,戏楼上正在唱着川剧《四下河南》《红梅记》,亦或其它,台上生旦净末丑,高腔激越,灯调活泼,胡琴咿咿呀呀。台下的观众 如痴如醉,虽说这戏他们可能已经看了无数遍,但每一次都能照样激发他们的热情,触动他们的情感。

随着陆路运输的发展,白衣的交通枢纽位置逐渐被削弱、被取代,渐趋沉寂,有如迟暮的美人,门前冷落鞍马稀。这一切,我想古镇和白衣河一开始是不适应的,甚至是抗拒的。

船只零落,白衣河宽阔的怀抱里不再拥挤,空旷而寂寥。终于,最后一只船扬帆离去,码头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老街的喧嚣渐行渐远,商贾互话离别,泪眼婆娑。茶肆酒铺生意冷清,老板百无聊赖,看着帘招在风中孤独地飘荡。大殿的神像上布满厚厚的灰尘,善男信女早已各奔东西,只有外面的梅花树兀自花开花落,提示着季节轮回。

繁华彻底落幕,一个时代就此进入历史,只存在于古镇居民的记忆里。

沉寂。白衣陷入长时期的沉寂之中。荒芜的码头上野草疯长,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成为蛇鼠的乐园。老街上的古建筑要么被挪作他用,成了乡政府、粮管所、学校,要么日晒雨淋,任其破败不堪。时光流逝,不紧不慢,波澜不惊。白衣默默地蛰伏,等待着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终于,云开日出。

近年来,白衣抓住被列为国家重点建设小城镇和荣获国家历史文化名镇称号的机遇,重振水乡古镇,赋予其“滨水养生、古街旅游、山地休闲”的全新功能定位。白衣,再次进入世人的视野,以一种奔跑的姿态。

……

杏花春雨的四月,走进白衣,走进其宏大的历史叙事之中。细抚雕花的窗棂,就是在触摸一段沧桑;轻扣朱门铜环,聆听岁月回音袅袅。细雨如丝,淋湿了我的头发,也淋湿了我的思绪。白衣,与你相遇,便难相忘。

打印〗  〖关闭